80%订单被取消!226万人失业!疫情肆虐!孟加拉纺织业重创!


供应灯芯绒面料烧毛坯,承接灯芯绒染色成品订单!微信:13801503159


订单,我们不知道明天怎么办,上个月成为合作伙伴的品牌都变成了陌生人。她说,多达1089个孟加拉国服装工厂的订单被取消,严重打击了经济。Huq表示:“紧急情况下,我们可以接受延期付款。”

“由于时尚品牌拒绝支付160亿美元货款,全球服装代工厂的工人面临毁灭。”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欧美各大时尚品牌单方面取消订单,拒绝向海外供应商支付货款。

莫斯塔非兹·尤丁是孟加拉国一家服装生产外贸公司创始人,他的客户大多是欧美服装品牌,在生产过程中尤丁突然收到一封来自英国客户阿卡迪亚公司的邮件,称因疫情影响,将取消所有订单,不再接收来自尤丁工厂的货物。

孟加拉纺织业重创

尤丁:事实是,(客户)只给长期合作伙伴发了一封邮件,甩手说订单取消了,他们不要我的货物了。(尽管)我已经买了原料,他们就是不想要了,(客户)怎么可以这样。

为了制作阿卡迪亚的新款服装,尤丁花了100多万美元购买原材料,该品牌在他的工厂总共约有价值244万美元的货物。如今,这些原本应该发往英国的货物堆满了尤丁的仓库。

取消订单的并非只有阿卡迪亚一个品牌。尤丁说,工厂80%的外贸订单都被取消了,客户没有给出更多解释,也没有任何补偿。

阿卡迪亚集团称,新冠肺炎疫情属于“不可抗力”,因此取消订单符合合同条款。他们只接收截至已离港在途的货物,但只能按优惠价支付七折货款。

对于其他订单,包括已做好但还未发货的服装,都将予以取消。理由是,过季之后,客户将不再购买春季服装,由于门店还处于关闭状态,仓库已无法再接收新的库存。

对于这一解释,尤丁难以接受。他认为,双方在签约时,就是不平等的关系:“合同有33页300条,如果我不签,品牌商会说,你不签,我就去找别的工厂”。

尤丁认为,工厂的正常运转有赖于一个债务和互信体系。接到订单后,他用之前发货时的凭证向银行贷款,以支付新一轮生产所需费用,包括原材料、工人工资、生产成本和运输费等,等新一批货物发货时再开新的凭证,买家付清全款后,一个生产贸易周期才算结束。

如今,由于大量订单被取消,银行不再愿意给他贷款,原料供应商又在催款,之前的生产方式难以持续,他很难再接新买家的订单了。

一家外贸订单被取消的印度服装厂老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如果我们的工人不因新冠病毒死亡,也会因饥饿而死。”

孟加拉疫情下226万人失业贫困率上升9%

根据 DCCI 在其网站上发布的一份声明,达卡工商会 (DCCI) 主席 Rizwan Rahman 在上周六的网络研讨会上发表主题演讲时表示,由于 COVID-19 病例在全球迅速蔓延,整体经济整体陷入危机,国内生产总值从 3740 亿美元的目标减少到 3640 亿美元。贫困率分别上升了 9.0% 至 29.5% 和 30%。已经失去了 226 万个工作岗位。

全球化时代,许多品牌商将制造环节转移到人力成本低廉的国家,以此扩大利润。但当危机降临时,却很难期望他们能与这些国家的企业和劳工共度患难。在这场持续近一年的全球疫情中,真正承受灭顶之灾的往往是位于产业链底端的发展中国家劳工。

延伸阅读:

纺织业是孟加拉国经济发展支柱产业

2020年孟加拉国总人口达到了1.66亿,是人口密度最高及世界最贫穷国家之一。

孟加拉国以前曾是世界第二大纺织品出口国,仅次于中国,近两年被越南迎头赶上,世界第二大纺织品出口国地位被越南取代,2020年移居第三位。

纺织服装业是孟加拉国经济发展的支柱产业,成衣出口占孟加拉国商品出口总额八成以上。

孟加拉国约有2000多家纺织厂和6000多家成衣加工厂,纺织行业就业人数超过500万人,其中约80%为女性。

孟加拉纺织业

终端服装制造业是产业链主体,也是孟加拉国的支柱产业,占全国GDP的13%。孟牛仔服装年产量约为2亿件,在欧洲进口市场所占份额达27%,已超过中国。

孟加拉国劳动力资源充沛,人工成本低廉,最低工资折合人民币仅约416元/月,不及越南、柬埔寨最低工资的一半水平。其当地低廉的原材料与劳动力优势,既缓解了国内用工成本不断增长的压力,又迅速抢占了周边市场。

孟加拉和中国纺织业成本对比

但是疫情肆虐下,这些纺织企业遭受“退单潮”、“订单荒”等,坏消息铺天盖地的传来,这让这些纺织服装业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

孟加拉国针织品制造商和出口商协会副主席Mohammad Hatem说:“我们必须接受新冠病毒是生活的一部分。如果我们不开工,就会发生经济危机。”

他自己名下的MB针织公司已经重新开放了部分工厂,为英国Primark和其他几家零售商生产服装。Hatem补充称,工厂受到了来自品牌商家的“压力”,要求工厂在最后期限前完成出口。

副主席还担心,数十亿订单可能会被转移到越南或中国等国家。

高生产成本拖累服装出口

在新冠肺炎这段时间出口复苏后,由于纱线价格和运费上涨,服装出口商感到生产成本异常上升的压力。企业家们表示,由于孟加拉国完全依赖进口商品制造成衣(RMG),单位成本比一年前飙升了30%。

棉花价格上涨推高了当地市场的纱线价格。随着纱线价格影响服装行业的盈利能力,服装出口商和纺织商正在展开一场无声的战争。

总部位于纳拉扬甘杰的普卢米时装公司董事总经理法兹鲁·霍克(Fazlul Hoque)表示,与去年8月相比,他所在工厂今年8月的单位生产成本增加了近30%。

他还表示,主要是纱线价格和运费影响了服装行业的生产成本。

尽管生产成本增加了30%,但由于新冠肺炎时代需求下降,孟加拉国出口的每件服装价格在过去一年里下降了3.7%。

“然而,不幸的是,国际零售商和品牌不想通过提高服装单品的价格来调整额外的生产成本。

因此,我们必须继续以更低的价格与我们的买家做生意,”霍克说,“大多数供应商一直通过出口更高数量的商品而生存,而不是通过更高的价值。


关键字:订单,疫情,孟加拉纺织业
内容编辑:灯芯绒面料网

  2021/9/14     16   



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我司最新供求报价信息
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灯芯绒产品展示中心
布,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盛鹏灯芯绒供求信息
布,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灯芯绒产品目录
布,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灯芯绒面料产品中心
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灯芯绒面料的报价说明
布,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盛鹏灯芯绒面料供应
布,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灯芯绒面料价格
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盛鹏纺织灯芯绒面料报价说明
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盛鹏纺织灯芯绒面料付款说明
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盛鹏纺织灯芯绒面料订单货期说明
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盛鹏纺织灯芯绒面料采样打样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