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起社保改由税务局征收,纺织服装小工厂怎么活下来?

  2019/1/11      0 评     169    未收录   

2018年,对于所有纺织服装人来说是一个难忘的年份,国际局势风云变幻,国内新政频出,纺织服装人应对不暇。

纺织服装人也将迎来2019年的“开门红”——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方案》(以下简称方案)中明确规定2019年1月1日起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各项社会保险费和先行划转的非税收入。

纺织服装小工厂怎么活下来

纺织服装小工厂怎么活下来

社保由税务局征收纺织服装厂成本上升

方案的贯彻实施意味着,社保缴纳将进一步规范,小规模服装工厂制造企业实际用工成本上升,龙头公司竞争优势凸显。因为纺织服装行业是典型的劳动密集型行业,人工成本占比较大,而且,我国纺织服装行业中小企业数量居多,所以在此次社保改革中首当其冲。未来,大部分中小型服企的竞争压力将大增。

跑马圈地时代的结束,也意味着“抢人头”和“抢地盘”时代的结束。

中国只用40年就走完了西方300年才走完的路,现在我们又一次站在了历史的岔路口张望,这次我们责任更大,因为我们每迈开一步,世界都紧随其后。

这不仅要求国家承担更重大的历史责任,这也要求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能放大自己的格局和视野,千万不要只停留在传统的秩序里,沮丧萎靡,手里拿着锤子的人看什么都是钉子,悲观的人看什么都是悲观的。企业亦是如此。

对于服企来说,随着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地不断变化,企业要求得生存与发展,就必须使生产出的产品能够满足市场需求,并且质优价廉。如何做到在改革的大趋势下,还能生产出质优价廉有竞争力的商品?尽可能运用科学的办法降低生产成本,最为关键。

纺织服装企业降低成本必须先转变观念

许多纺织服装企业一讲到成本,就认为是财务部或成本会计的事,而许多企业员工也认为,“我不是老板,成本与我无关”;“公司(厂里)的东西,不用白不用”;“节约了成本,我有什么好处?”……

其实,企业成本下降需要每个人的参与。

首先作为企业的决策阶层,需要有投资的概念,这是决定和影响着企业成本形成的基本条件;

其次是企业的工程人员和管理人员,他们影响着产品设计和生产成本的耗费水平;

三是企业的供应和销售部门的员工,他们的业务活动影响着材料物资的采购成本及产品销售费用水平。所以说,成本是与每个人息息相关的。

为员工缴纳社保是企业必须要做的,而给每一个员工做好培训,灌输节约意识,从思想转变、制度约束等方面来降低人员浪费,从而达到降低企业生产成本的结果,也是大部分服企亟需要做的事。

向成熟企业学习,提高生产效率,降低成本

无论如何,高效率打败低效率都是必然的。很多大型龙头企业都是通过打造一套产品、流程标准化的系统,从而提高效率降低企业管理成本。

华为任正非也多次说过要重视系统:企业的人是会流动、会变的,但流程和标准会留在华为,必须有一套机制,无论谁在管理公司,这种机制不因人而变。但是流程本身是死的,而使用它的人是活的,需要人对流程的理解。而对流程了解比较多的是管理者,只有他们而不是基层人员,才清楚为什么这样设定流程。

作为管理者,我们需要了解系统的组成和标准的制定,这样才能因地制宜的打造出适合自己企业的系统,达到降低成本,提升生产效率的结果。

改善用工结构,善用兼职、外包等降低成本

中小型服企改善用工结构还得向成熟企业学习, 比如一些成熟企业就有一套成熟的用工结构,相对较低的用工成本,是它在零售业实体店关门潮的大背景下仍然持续开店的原因之一。

他们大多数门店面积在1000~4000平之间,而含管理层在内的全职员工数量不过十几人,安保、保洁是外包的,他们不属于迪卡侬员工,商场内兼职数量占员工总数超过60%。

有一个客户,是做中高端服装定制的,以前他的公司是70多人,后来他发现其实很多业务外包出去成本更低。

现在全公司就10多个人,注品牌塑造、工艺研发、网销及业务销售,其他都是整合外部资源外包。这家公司如今的用工成本大大降低了。

智能制造成为未来服企核心竞争力

智能化如今正在席卷全球各行各业。服装行业过剩的是流水线生产的产能,智能柔性生产的产能极其稀缺。在这种情况下,传统服装生产供应链的改革已迫在眉睫,智能制造柔性生产将成为服装制造业的核心竞争力!

国家也早已将智能制造提上议程。工信部表示,智能制造是制造业转型发展的主攻方向。

几年来,工信部大力推进制造业自动化、数字化、智能化转型,以智能制造为重点,先后制定了《智能制造工程实施指南》、《智能制造标准体系建设指南》,开展了智能制造项目试点示范、智能制造新模式与标准平台专项等推动工作,纺织服装行业的智能制造得到行业的普遍重视和积极响应,有远见的服企已经初步形成了一批数字化车间和智能生产线。

强大如富士康者,早已开启智能转型之路

富士康以代工为大众所熟知,但你如果仅仅只把富士康当做代工厂就未免太天真,如今的富士康早就是集面板业务,PC业务,以及工业互联网于一身的科技巨头,去年富士康的年营收高达1万亿元,比华为、阿里巴巴、腾讯三家加起来还要多,成为中国的低调的科技巨头。

强大如富士康者,都早已开启智能转型之路,对于我们中小型服企来说,拒绝黑科技,就等于直接将企业命运断送在智能化前。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