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纺织产业现状:越南工资上涨,土地厂房飙涨

  2019/11/12      0 评     141    已收录   


清晨5时30分天才矇矇亮,在越南河内工作的俊宏(化名)早已漱洗完毕并换上运动服晨跑。不过最近半年多,他跑步时完全无法放松,身为工厂主管,他一直担心“今天会不会又有员工不干、被挖走?”

越南制衣产业是仅次于中国的最佳替代供应国。目前越南地价:70-90美元/M2, 厂房租金:2-7美元/M2/月(视地域不同), 最低工资:125-180美元/月,工人效率:平均为中国的80%。

越南制衣产业

越南制衣产业

越南制造业现状: 越南人对污染反感,印染行业发展较慢,面料染整弱。 配套产业发展慢,面辅料不集中,分散,缺少面辅料集散中心(所以在筹建面辅料市场);成本上涨:工资,地价,厂房租金等上涨过快; 投资过热:中美经贸摩擦导致大量订单和投资涌入,很多园区每天要接待几拨中国企业。

越南劳工“工作能力稳定”、“学习速度快”、“喜欢离家近的工作”,这是不少台商的共同观点,也是赴越南投资优势之一。但是,在美中贸易战爆发前,越南年年调涨的基本工资早已是台商心头上最痛的一块。

一、中美贸易战催化越南工资上涨

根据越南政府在去(2018)年12月16日提出的2019年调薪公告,将越南分成四区,依区别不同,薪资从130美元到190美元不等,若加上分级加权的梯形薪资与其余保险、加班费支出,平均一个劳工的基本薪资落在250美元到300美元间不等。

其中,北越河内、海防薪资就落在最高的区段内。

美中贸易战带给北越投资最大影响,如同催化剂一般,激化了人力市场,让薪资成长超出台商预期,甚至有些备妥银弹的新进投资者,用了超出行情的薪资四处抢人,力拚在落地后的3个月内进行投产。

在真正的商业战争开打前,工资战的烟硝早已弥漫北越的投资市场。

位在永福省永安市的越南第一精密工业,在北越落地已经18年,是早期挺进北越的代表厂商之一。目前由5个厂区构成的园区,共有4,000名员工在这裡讨生活。

越南第一精密工业总经理吴聪武告诉中央社记者,北越的人力成本与南越相比,确实比较低,早期对外资而言是极具吸引力的投资地区,加上汽机车工业群聚,对制造汽机车零件且需要密集劳力企业而言,是很理想的投资环境。

但是,随着美中贸易战爆发,除了固定的8%到10%工资成长之外,他不讳言,许多新进厂商带来大量的人力需求,因此让人力成本上扬的情况“很有感”。

除了与同类型的制造业者竞争外,劳动环境更好的电子业也成为主要的竞争对手。吴聪武笑说,以前招10个人,会来150个应征者,现在招10个人,有时还招不满。
在採访的过程中,多位台商都曾提到,在这波北越抢摊中,不只作业人员,精通中文的翻译人员,甚至开接驳车的司机,都在这波抢人大战中成为炙手可热的标的。

越南台湾商会联合总会总会长沈宪煜告诉中央社记者,以现在薪资最高的一级战区,南越的平阳省、同奈省,精通中文的翻译人员的薪资可以喊到新台币2万元,其他的省份、城市也都有不同幅度的上涨。

另一个状况是,虽然越南政府将基本工资依地区分成4级,但随着人力缺口扩大,不少区域早就“越级”。在越南工作的台干指出,曾听闻在2级区设厂的台商,为了避免劳工被挖走,开出1级区的薪资,而且这件事情就发生在几个月之前。

二、土地与厂房,越南炙手可热商品

被美中贸易战垫高的,不只薪资而已。新进业者为了尽速投入生产,因此捧着大笔钞票收购工业区与邻近的土地,连带使得土地越来越值钱。吴聪武观察,大约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工业区附近的土地售价就不断飙涨,最近耳闻,价格比起去年上半年增加20%到30%,不论新旧业者,想要在当地投资、扩厂,都是极大的成本。

昇裕工程董事长洪志华表示:“现在我手上有5个工地在动,全部都是新进投资者的厂房,投资情况真的很热”。

“一分钱一分货,如果只是一味抢进而没有做好通盘规划,到时候即便取得土地,但后续的处理费用搞不好反而超出土地金额”,北宁台商会会长黄雍正受访时指出,现在的土地价格非常混乱,以北越来说,每1平方公尺的土地,最高与最低可以差到40美元,而且土地价格还会受到各省份的政策、工业区规定与条件而有所不同。

“我最近经手的一个工程,光做污水处理就花了150万美元”,他表示,如果是比较便宜的工业区土地,公共设施会比较少、比较不完善,后续的开发费用也会很高。有制度、合法的工业区,则相对比较健全,而且还提供咨询服务。例如由富士康开发的北江省云中工业区,炙手可热,目前已经被占满了。

三、避中美贸易战火,越南土地飙涨成台商恶梦

随着土地价格漫天飞舞,不少新进的投资者换了一个想法,把目光放到闲置的厂房,“买不起土地,买厂房总行吧!”确实有些业者怀抱着这样的心思挺进北越,只不过对于原本就在当地设厂的台商而言,是另一场恶梦。

一位在越南投资多年的台商愤愤不平地表示,今年初就有从中国大陆转移过来的新进投资者,在他们厂区附近直接购入现成的厂房、从中国大陆将机器运来,并且开出了比行情高出1.5倍到2倍的薪资大量挖脚。当时确实有不少作业员被高薪吸引而“投奔敌营”,他们工厂可以说是“伤亡惨重”,“不要说转进的订单了,连原本客户的单都差点开天窗”,他苦笑着说。

即便遍体麟伤,这名台商也不讳言,这类“速食”业者,为了躲避一时战火,用速成的方式创造生产线、工作机会,但根本不是有心要在越南长久经营;“哪天越南红利衰煺,或是贸易战的战火延烧到越南,这些人一定最先逃跑”。

河内厂房下班的钟声响起。不论是抢人、抢地或是抢厂房,都只是新进投资者吹响的号角,开始大规模生产后,真正的战争才正式开打。

四、越南纺织产业概括

2018年,越南人口9600万,其中劳动人口5600万。共7千家纺织服装企业,就业人口280万,占劳动人口的5%、制造业就业的25%。

越南是世界第四大服装出口国、第十大纺织品出口国,2018年纺织服装出口362.6亿美元,2014-2018年均增长率10.9%。服装占出口的近八成。出口对美国市场依赖较大,美、欧、日、韩、中五大市场合计占出口的87%。越南还是世界第四大纺织品进口国,2018年进口纺织原料和面辅料219亿美元。

关键字:越南,纺织产业,越南工资

内容编辑:灯芯绒面料网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回复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