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涨!广东纺织印染行业订单“报复性”增长!


供应灯芯绒面料烧毛坯,承接灯芯绒染色成品订单!微信:13801503159


“九月份作为欧美市场的传统旺季,感恩节和圣诞节物资的采购带来大批订单,尤其是线上需求大增。”

邓日朝在广州番禺经营一家外贸服装工厂,7月份,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订单开始回笼,且连续两个月营业额都是去年同期的两倍,其中8月产能接近30万件,达到了去年全年产能15%。”随着国内疫情逐步稳定,邓日朝的工厂不仅恢复了过往的运营,订单“报复性”增长甚至让工人们有点忙不过来。

广东纺织印染行业订单“报复性”增长

中国不仅是世界上最大的纺织服装生产国和消费国,也是最大的服装出口国。今年上半年受到国内外疫情冲击,疫情的来袭让服装业沦为重灾区,尤其是服装出口需求降至冰点。来到下半年,尽管新冠疫情仍在全球蔓延,但我国纺织品出口已有了很大的改善。

按照工信部9月10日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1-8月,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1874.1亿美元,同比增长5.62%,增幅比1-7月提高0.05%。从8月的数据看,纺织品出口额为147.2亿美元,同比增长46.96%;其中服装出口额162.1亿美元,同比增长3.23%,是年内持续7个月负增长后首次恢复月度正增长。

外贸服装订单之所以“火爆”,邓日朝分析原因称,一方面是源于中国疫情的逐步稳定,6月份后不少工厂供应链恢复运转,这意味着可以重新接单;另一方面是海外市场的需求,尽管疫情严重但海外消费市场仍在在运转,而九月份作为欧美市场的传统旺季,感恩节和圣诞节物资的采购带来大批订单,尤其是线上需求大增。

作为外国快时尚及电商品牌的供货商,邓日朝的客户包括ASOS、QUIZ、Showpo、Missguided等,主要面向欧美和澳洲市场,产品包括连衣裙、晚礼服等,去年销售额达到了1400万美元。

和大多是服装厂一样,在年初时邓日朝也进行了备货,但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所有节奏,使得工厂在2-5月期间几乎处于停滞状态,“去年的订单取消了,我们做出来的货也不让走了,那段时间营业额减少了95%,未来走向(如何)也不知道。”邓日朝说。

为此,在疫情期间,尽可能多地清理掉积压库存成为了他们自救的第一步。

为了清库存,大部分出口商家都会转内销进行低价甩货,一件生活化类小礼服成本价60-100元左右,工厂降价一半亏本甩卖。邓日朝表示这实属无奈之举,出于资金链和熬过疫情考虑只能“现金为王”。 但是,这样的做法一度导致了行业内的价格战,而国内市场消化能力其实业又比较有限,短时间内清仓并不容易。

努力清库存的同时,他们也会更多地借助线上渠道。邓日朝观察发现,一些仍然采用线下走货等传统模式的同行,在这次疫情中惨遭淘汰。但疫情期间从线上渠道包括阿里巴巴等电商平台的反响来看,外贸采购需求还是存在。

邓日朝的工厂从前年开始调整线下、线下的销售占比,截至去年年底,线上渠道已经为其贡献了9成的营收。较早时候转型线上渠道为邓日朝增添了信心,在过去几月时间里,公司加大了线上挖掘客户力度,并增大了对线上渠道的投资,包括增加了在阿里巴巴平台推广费用,也请到了一些专业团队帮助优化公司网站,便于在谷歌搜索引擎接线上订单。

9月初,邓日朝的工厂参加了阿里巴巴国际站采购节,试图通过直播走秀等方式向海外市场展示原创设计产品,同时也希望能够获取新客户。直播走秀获得了不少关注,来自阿里巴巴国际站的数据显示,最高峰时期的直播观看人次高达2万,询盘量和点击率提升达300%,9月全月增加了70%左右。

邓日朝对界面新闻表示,公司的询盘相比之前增加了至少50%~200%,虽然没有订单成交,但他相信会为后续发展提供一些帮助。“因为疫情永久地去改变采买模式,线下市场可能还有待漫长的时间恢复,而疫情过后线上采购、销售份额会不断增大。”邓日朝说。

不过,更多地“触网”,也意味着对供应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近年来,消费升级带来了分散和个性化的市场需求,渐渐改变了服装供应链的“大货供给”模式。 邓日朝透露,在后疫情时代下,这种模式会逐步成为历史,订单也会变得越来越碎片化,而这对供应链带来了影响巨大,具体表现在订单规模更小、采购单价变低同时交货速度更快,但是厂家又要进行成本控制。这就意味着,工厂如果不优化自己的供应链,是无法在这样的矛盾中寻求平衡。

对于超快时尚品牌而言,一般对供应链有着较严苛的快反要求,从打样到生产的流程缩短通常最快7天,比Zara最快的时候还少7天,而电商品牌的产品表现也更快,成本也更低。作为品牌代工和批发型企业而言,邓日朝坦言他们本身面临的压力并不小,再加上订单会更加碎片化,只能不断想办法提高“小单快反”能力。

一方面,工厂需要根据实时销售数据反推和预测市场需求趋势,帮助快速调整生产策略;另一方面,也需要依据实时的商品售罄率反馈,精准推算出“畅平滞”款,对于滞销款就快速砍掉,畅销款则快速追单保证供给,而对于当季市场流行的品类可以追加下一波段的开发来提升爆款的命中率。

此外, 邓日朝还提到,眼下,为了缩短商品从供应链到消费者的通路,他们加强了面辅料商、设计师和物流之间的联系,以便快速组织柔性生产。


关键字:暴涨,广东,纺织印染行业,订单
内容编辑:灯芯绒面料网

  2020/10/12     20   



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我司最新供求报价信息
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灯芯绒产品展示中心
布,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盛鹏灯芯绒供求信息
布,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灯芯绒产品目录
布,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灯芯绒面料产品中心
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灯芯绒面料的报价说明
布,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盛鹏灯芯绒面料供应
布,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灯芯绒面料价格
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盛鹏纺织灯芯绒面料报价说明
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盛鹏纺织灯芯绒面料付款说明
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盛鹏纺织灯芯绒面料订单货期说明
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盛鹏纺织灯芯绒面料采样打样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