纺织人心存担忧:2021年的纺织外贸市场还有希望吗?


供应灯芯绒面料烧毛坯,承接灯芯绒染色成品订单!微信:13801503159


骤然落,骤然起,大起大落间,外贸走过了难以想象的2020。

浙江外贸老板李峰还记得2020年2月,疫情正严重的时候,防疫物资紧缺、延迟复工的倡议,让他对未来一片茫然。开工还是不开工,这是一个问题。合作伙伴也不断打电话问询订单是否能够按时交付。但当他重金砸向防疫物资,于2月下旬正式复产之后,3月全球疫情却蔓延开来,导致国外的订单一个接一个取消。

由于没有订单,4月,珠海一家公司宣布,将放假半年,至10月8日再次复工。勉强开工的李峰,也被没有订单这个致命伤,死死钉在倒闭的边缘。

然而,时至年中,不知不觉间,外贸订单逐渐回暖,以李峰为代表的外贸企业负责人们,终于松了一口气。

只是谁也没想到,这样的回暖在下半年不断加速,到了年末,订单甚至多到接不完,各大外贸企业都在招聘临时工,加班加点完成订单。

从数据也不难看出,2020年前三季度,我国进出口数据从-6.5%到-0.2%,再到7.5%,外贸走出了一条亮丽的反转曲线。

按照商务部的测算,2020年我国货物贸易进出口总额有望达到32万亿元人民币左右,全年实际使用外资将超过1400亿美元,进出口总额、国际市场份额、吸引外资均创历史新高。

现在,平均每分钟就有6000万元人民币的货物进出境。据世贸组织数据测算,2020年我国国际市场份额进一步提升,将超过2015年13.8%的历史最高水平,这在全球经济衰退和新冠肺炎疫情的双重压力之下一枝独秀,而这也或将影响到未来我国在世界范围内的外贸比重。

纺织外贸

触底

“2020年年初,防疫工作压力大,订单极度萎缩,我们都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可能很快就会倒闭。”李峰此前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愁眉不展。

从停工停产订单无法交货,到复工复产后缺少订单,外贸正走到历史上最艰难的时刻。同行们不断互相通电话,但只能得到同样的通知:“货暂停”、“取消订单”、“后续生产暂缓”。

尽管疫情的冲击浸透了各行各业,但像外贸企业这样,2月被国内疫情冲击,3月被国际疫情影响的行业,还是凤毛麟角。

打开外贸人聚集的网站,上面一片哀嚎。一些久负盛名的外贸企业轰然倒下,另一些外贸企业尝试艰难转型。但无论选择了哪一条路,2020年上半年,中国外贸企业都备受煎熬。日渐扩散的疫情更让外贸企业看不见前路。

重压之下,4月,珠海市晶昊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和深圳华鑫微电子有限公司先后宣布“放长假”,以减少消耗的方式,为没有订单的企业“续命”。

而李峰选择硬着头皮继续生产着卖不出去的产品,“厂子还能坚持一段时间,给工人发一点工资”。

6月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帮扶外贸企业纾困,在鼓励企业拓展国际市场的同时,支持适销对路的出口产品开拓国内市场。

但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也坦言,由于内外贸市场环境不同,外贸企业在拓展内销市场时面临一些具体困难,比如拓展销售渠道难、生产线转向难、品牌建设难等。

“国内很多外贸企业都主要做代工,也就是接订单,然后按单生产,既没有自己的研发团队,也没有专门的销售团队,对市场准入、销售、结算等规则不熟悉,争取国内订单比较困难,很难做内贸。”李峰说。

不过,为了生存,再难也得做。国外知名品牌的国内代工厂相继开始转内贸。转型,成了上半年外贸企业绕不过去的关键词。

回暖

但谁也没想到,在经历了4、5月“订单荒”的至暗时刻后,中国外贸企业忽然在6、7月传统的外贸淡季感受到了暖意。

按照海关总署发布的进出口数据显示,6月当月,进出口同比增长5.1%,其中出口增长4.3%,进口增长6.2%,双双实现正增长。

外贸链条上的多米诺骨牌,牵动了许多企业的命运,在商务部研究院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张建平看来,2020年,我国通过稳外贸、稳外资、保市场主体等一系列政策,有效助力我国外贸企业渡过难关。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对此评价:“中国整体外贸表现是远超市场预期的。”在此之前,WTO预测,2020年的贸易量会下降30%-40%。但中国实现了逆势增长。

李峰的工厂也迎来了不断询价的客商。“询价的人越来越多,订单也有所增加,7月我们一共有五个柜要出,相比往年的传统外贸淡季,2020年外贸情况已经开始有所好转。”李峰说。

国家外汇管理局数据显示,7月,我国国际收支口径的国际货物和服务贸易收入17574亿元,支出13818亿元。其中,货物贸易顺差4510亿元,服务贸易逆差754亿元。

也是在此时,为了进一步稳外贸,高层连续两天召开高级别会议。7月2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进一步扩大开放稳外贸稳外资,决定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7月30日,商务部例行发布会上,高峰表态,接下来将及时出台新的政策措施,全力以赴做好稳外贸工作。

“下半年形势更加复杂严峻,商务部将加紧推进各项支持举措落地,并研究出台更多新的政策措施,切实增强外贸外资企业获得感,坚决稳住外贸外资基本盘。”商务部部长助理任鸿斌在展望时表示。

暴增

8、9、10月,中国外贸企业忽然迎来了几年来的好日子。

由于疫情影响,海外生产面临停滞,中国承担起了为全世界生产订单的重任,不少纺织外贸工厂出现爆单情况,甚至有些工厂订单排到了2021年5月。

“订单开始回笼,且连续两个月营业额都是2019年同期的两倍,其中8月产能接近30万件,达到了2019年全年产能15%。”番禺一家外贸服装工厂负责人说。

随着纺织市场的突然爆发,整个外贸行业都被“点燃”了,数码电子产品、皮鞋、大型机械等订单也在持续高涨。特别是9月的欧美市场传统旺季,感恩节和圣诞节物资的采购带来大批订单,线上需求也不断增加。

“近几个月峰回路转,订单暴增,我们甚至需要大量工人,加班加点才能完成订单。”李峰表示。

有订单就有生产,有生产企业就恢复了活力。

在张建平看来,当前,中国对其他国家出口形成了替代效应,因此出口逆势大增,在全球疫情得到控制之前,这种替代效应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因此,2021年中国外贸有望保持一定速度!


关键字:纺织人,纺织外贸市场
内容编辑:灯芯绒面料网

  2021/1/7     50   



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我司最新供求报价信息
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灯芯绒产品展示中心
布,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盛鹏灯芯绒供求信息
布,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灯芯绒产品目录
布,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灯芯绒面料产品中心
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灯芯绒面料的报价说明
布,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盛鹏灯芯绒面料供应
布,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灯芯绒面料价格
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盛鹏纺织灯芯绒面料报价说明
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盛鹏纺织灯芯绒面料付款说明
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盛鹏纺织灯芯绒面料订单货期说明
常州灯芯绒,灯芯绒面料,灯芯绒,灯芯绒布,corduroy,corduroy fabrics,fabrics,灯芯绒布料,灯芯绒坯布,灯芯绒厂,面料,纺织,外贸,织物,布,纺织知识 盛鹏纺织灯芯绒面料采样打样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