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坯布面料企业越来越少?纺织行业利润低,投入大,纺织生意难做,布老板何去何从?

  2019/4/18      0 评     342    已收录   

做了纺织生意的没有哪个不抱怨现在坯布的利润太低,做纺织太难!投入大,没利润,日子过得紧巴巴!

纺织行业利润低是众所周知的。山东纺织服装行业的利润水平,平均在3%左右,而江苏和浙江平均在8%左右。

为什么纺织行业的利润率越来越低了呢?

中国纺织行业毛利率

中国纺织行业毛利率

环保税至

2018年1月1日,我国首个以环境保护为目标的绿色税种——《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税法》正式施行,以此取代施行近40年的排污收费制度。

根据《环境保护税税目税额表》,环保税规定的税额下限为:大气污染物每污染当量1.2~12元;水污染物每污染当量1.4~14元;固体废物按不同种类每吨5元至1000元不等,其中危险废物为1000元每吨;工业噪声按超标分贝数,每月按350元~11200元缴纳。税额上限为不超过最低标准的10倍。

“环保税占企业缴纳税费的比重较低,一般在1%以下,所以不构成企业的主要负担,‘费改税’后对企业成本负担影响不大。”绍兴永耀纺织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林雪英在谈到“费改税”时表现得较为轻松:“征收环保税目的就是鼓励企业减少排污,作为企业,我们应积极响应政府号召。”但也有一部分企业坦言“费改税”后,公司的经营成本仍出现了一定的上涨。浙江巴贝纺织有限公司开发设计部副经理竺云海对记者表示,“费改税”后,由于排污项目有所增加,因此企业交税的资金数目还是比以前要多。“不过总体来说,企业还可以承担,问题不大。为了保证下游客户的利益,目前公司的产品报价并没有上涨。”

编辑点评:由于“环保税”是定额税率,即多排放多缴、少排放少缴。因此,环保税负的差异,会带来企业产品价格等差异。环保税以“优胜劣汰”倒逼企业主动减排,履行环保责任,从而促进企业推进产品转型升级,发展更高附加值、绿色低碳的产品。

染价疯涨

染料价格涨势凶猛程度令人咋舌。据悉,4月4日,江苏盐城决定彻底关闭响水化工园区。响水化工园区是江苏重要的化工基地,也是多家染料上市公司的子公司所在地。一时之间,染料行业掀起涨价潮,断货潮。染料是印染企业的主要成本,染料的走强,其在印染企业中的成本占比,整体上一直呈上升趋势。如今,购买染料的原料成本,已经由原来10%左右,上升到如今的20%~25%。

在整个印染产业链中,印染厂相应处于尴尬地位,上游染料公司处于集中地位,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染料公司借机对染料进行调价,由于染料企业相对处于优势,印染厂作为染料下游企业,染厂数量众多,且处于分散状态,面对染料价格上涨,被动接受。

来势汹汹的染料涨价潮显然已给下游企业带来了不小的影响。“染费是不得不涨,而且考虑到客户的接受度,我们也不敢涨太多,染费的上涨幅度远远比不上染料的涨幅。”盛泽地区一家染厂业务员说道。

编辑点评:对于原料如此上涨,现在很多印染厂也只能无奈接受,纷纷上调涨价,将成本转移至下游,后续染费上涨趋势明显,布老板的利润又要缩水了。

旺季不旺

今年的三月小旺季行情一般。如今已经到了4月中旬,订单依旧不见起色。很多布老板认为,今年的“金三银四”怕是要黄了!

其实纺织市场有“三上三下”的说法,三年景气周期已至,接下去面料市场将会出现产品价格涨幅放缓、成交下滑、生产订单环比回缩等“降温”信号。

今年的仿真丝,涤塔夫、春亚纺等产品表现不佳。“目前我们手头的订单大概还能做20天左右,但是接下来是否能顺利接到新单还不好说。”吴江地区以生产涤塔夫的织厂负责人表示,“目前我们价格虽然没有调整,但是各项成本上去,也等于变相在降价,接下来如果行情不好,估计会跌价。”

另一涤塔夫生产厂家沈总表示已经跌价0.10元/米。“我们厂已接订单为主,虽然今年订单量还是比较稳定,但是利润空间感觉有萎缩,我们的报价已经跟着原料跌了有0.10元/米左右,利润也不是很好。”

据了解,目前个别厂家由于新单不畅,从而已经进入无单模式,“今年订单情况不佳,我们厂里库存在上升,接下去利润还有可能压缩。”另一纺织老板吴总说道。

甚至,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广东潮汕某企业负责人苦笑称,今年以来,企业就属于半停工状态,进入传统旺季之后,企业的基本状态并无改变,且周边的部分企业也有这样的状况。

编辑点评:俗话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目前,整个面料行业正在面临着多方面的考验。为了破解难题,面料企业需要手握创新产品、拥有上佳市场策略,这样才能有望成为顶霜傲雪的寒梅。

产业转移

2017年开始,关于喷水织机的专项整治工作如火如荼,各地相继出台企业停产限产的规定,对纺织市场的影响可以说是前所未有。以吴江地区为例,2017、2018年全年累计淘汰低端、非法喷水织机分别为44408台和30642台。2018年盛泽镇通过总量控制,差别化、有序推进喷水织机专项整治行动,全年共计淘汰喷水织机1.24万台,据了解,吴江正力争通过2017至2019年三年时间,将喷水织机总数量从34万台减至23.8万台,确保总量减少30%。

随着近两年东南沿海地区环保严政频出的情况下,大量纺织企业涌进中西部,那里暂时还没有令人头疼的环保关停,那里生产成本更低,那里人工更为便宜。一时间,大量化纤纺织企业在中西部跑马圈地,助推了中西部的织造产能迎来跨越式增长。

那么,在中部和吴江、嘉兴,纺织企业在成本上究竟存在多大区别呢?以安徽为例,算了一笔帐。

人工成本:人工成本比盛泽高这是与当初的预想不一致的,比如挡车工工资在安徽是9500元/月,盛泽基本上在8000元/月左右,不仅如此,招工难的现象依旧存在。

土地成本:租金跟盛泽地区差不多,都在200元/平左右;如果是自建厂房,现在的价格也没有多少优势。

物流成本:由于大部分聚酯工厂、印染和终端销售都集中在江浙一带,纺织企业如果搬迁到中部的话,或将承担双份物流成本压力,比如原料运过去100元/吨,坯布运过来0.15元/米。

指标、税负方面:中西部地区的喷水织机指标比吴江地区多,指标批起来也比较容易,这是一大优势,此外税负也是影响企业成本的一大方面,受到优惠政策的影响,苏北安徽等地的税负普遍低于东南沿海地区。

编辑点评:2019年,这些转移中西部的产能已陆续上马,外围产能井喷,必然会引发低价竞争,一些资金链难以维持的企业也会面临洗牌、淘汰,所以2019年对江浙坯布厂家而言,是一次严峻的考验!

面对这些痛点,布老板们只有主动变化应对市场、产品研发积极投入、严控产品质量,在纺织行业,不是坐以待毙,而是积极自救,乐观面对。都在提“产业转移”、“转型升级”,然而在市场竞争的大潮中,谁能留下,谁被洗掉,从来都不是一道选择题。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全棉灯芯绒面料系列
无弹灯芯绒面料系列
弹力灯芯绒面料系列
染色灯芯绒面料系列
印花灯芯绒面料系列
更多灯芯绒面料产品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图片文字来源网络,如有侵犯知识版权,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进行删除!
回复 取消